<progress id="a5yx0"><track id="a5yx0"></track></progress>
  • <progress id="a5yx0"></progress>
    <em id="a5yx0"><tr id="a5yx0"></tr></em>

          1. 返璞歸真后的馬云走在下一夢想的路上

            來源:鈦媒體 | 2019-09-11 11:00 | 作者:|謝康玉

            【導語:馬云,為退休準備了十年,在準備之初就講要“退而不休”。就在昨天,9月10日,教師節這一天,馬云在自己預定好的日子里走下阿里的舞臺,從曾經是一名英語教師又要回歸到教師的行列里去,從馬主席叫回馬老師了。】

             1m.jpg

              六年前馬云卸任里巴巴CEO,到去年宣布卸任董事局主席,馬云的每一次卸任都會成為業內的話題與談資,今年以來,業內就開始為馬云的卸任倒數,馬云每一次出現,新聞標題上都會出現“馬云退休倒數XX天的字樣”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馬云一直在強調 “我不會停止下來,我覺得阿里巴巴它只是我夢想中的一個而已。我今天還很年輕,我還有很多地方沒去折騰,還有很多事想做。”

              不同于很多公司遭遇的“沒有二號人物”、創始人退休難的靈魂拷問,馬云對于卸任的后續安排已經完全到位了,這也是馬云高瞻遠矚的魄力所在,馬云離任后給業界共識就是,阿里沒有馬云也可以照常運行。

              “退而不休”的馬云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這也不是馬云第一次“退休”, 2006年,馬云將阿里巴巴總裁的職務交給了衛哲,這被視作馬云逐漸將權利交出去的開始,2013年的淘寶十周年慶典上,馬云正式交出了阿里巴巴CEO的位置,在卸任演講中他曾數次哽咽:“我以后不回來了,要回也回不來,因為我回來了也沒什么用,你們會做得更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當時,人們還會問,馬云會再回來嗎,畢竟在商界有很多退休后仍在幕后運籌帷幄,或是在企業危難關頭殺回來的例子。

              如蘋果的喬布斯、谷歌的Larry Page、雅虎的楊致遠、搜狐的張朝陽、魅族的黃章等,近一點的就有去年剛退休一年又回來為中興奔走的侯為貴,當時76歲的侯為貴拉著行李箱的背影,曾讓不少人感慨萬分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,馬云所說的“退而不休”與上者有不小區別,一方面馬云確實和他說過的那樣,沒有再回來,一步步退后;另一方面,在交出CEO和宣布卸任董事局主席后的這些年,馬云也確實沒閑著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阿里如今對外的發言人已換成張勇,但馬云依然是阿里的一張名片,在宣布卸任阿里董事會主席的這一年,馬云依然頻繁現身國內外各種大會論壇,行程密集程度不亞于宣布卸任前。

              據不完全統計,僅上個月馬云就出現在了包括人工智能大會、全球女性創業者大會在內的6個活動上,過去一年在公開場合出現了超過二十次。

              某種程度上來說,這些年,馬云更多的是在忙著去各處“布道”阿里的價值觀,對于具體的公司業務,他已不再插手,一步步抽離,外界也在這些年一點點習慣了沒有馬云的阿里。

              去年年初,阿里以8.66 億美元投資ofo,當被問及這起投資時,馬云卻說他并不知情,“我們投資了ofo嗎?那可能金額不多吧,這種事張勇可能會比較清楚。我從2012年就講過,我要學會怎么當董事長,我不該去干涉這些事兒”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說早幾年談起阿里,還只知馬云不知張勇,那么這些年的大部分時候,則變成了只見張勇不見馬云。在前年雙十一,當所有人都在臺下等著每年例行的馬云壓軸發言環節時,最后走上臺的卻是張勇,馬云只默默的坐在會場第一排聽著,并未上臺。

              準備了十年的退休計劃

              為放手的這一天,馬云準備了差不多十年。

              2009年阿里巴巴十八羅漢辭去創始人身份,以合伙人的身份重新“返聘”;2010年,阿里確定了合伙人協議,在當年取名為“湖畔合伙人”,并開始試運行合伙人制度;2013年,阿里正式對外公布合伙人制度。

              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曾在2014年公開撰文闡釋過阿里巴巴建立合伙人制度的思考:“不少優秀的公司在創始人離開后,迅速衰落,但同樣也有不少成功的創始人犯下致命的錯誤。我們最終設定的機制,就是用合伙人取代創始人。道理非常簡單: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伙人,比一兩個創始人更有可能把優秀的文化持久地傳承,發揚。”

              作為阿里的最高權力中樞,合伙人擁有多項權利,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對董事會成員的提名和任命權。

              阿里合伙人擁有董事會成員50%的提名權,提名不通過,合伙人有權指定臨時過渡董事來補缺,直到通過為止,此外,想要修改有關合伙人提名權的相關條款,需要在股東大會上獲得95%到場股東或委托投票股東的同意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套機制保證了核心創始人和管理層對董事會的控制,進而把控住公司的決策權,最終的目的就是解決馬云所說的“創新力問題、領導人傳承問題、未來擔當力問題、文化傳承問題”。

              而全員持股是合伙人制度得以能實施的前提,全員持股計劃是阿里在成立之初便推行的。

              具體來說,就是滿足一定條件的阿巴員工,都有資格持有一定數量或比例的阿里股份,這項激勵措施使得員工可以從公司的發展中獲得紅利,從而不斷的招攬優秀人才加入。而想要成為合伙人的一個前提條件就是,持有阿里一定數量的股份。

              在合伙人之上還設有合伙人委員會,目前由馬云、蔡崇信、彭蕾、張勇、井賢棟5人組成,委員會一來負責合伙人的選舉,二來提議阿里高管的年度獎金分配。也就是說,公司大事依然是由這幾位“長老”來決策。

              合伙人每年會進行一次選舉,在離開阿里巴巴集團公司、關聯公司或年滿60歲即自動退休,但作為永久合伙人的馬云和蔡崇信則是例外,也就是說,即使馬云不再在阿里擔任任何職務,但依然對公司保有控制權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,阿里的合伙人已增至38人,其中既有張勇等這些陪伴阿里多年的股肱之臣,也不乏很多年輕高管,比如今年新增的兩位80后合伙人:淘寶總裁蔣凡、阿里云技術研發負責人蔣江偉。

              按照馬云的構想,阿里巴巴合伙人中有三個梯隊,最年輕一波負責一線業務的落地與創新,以張勇為代表的核心高管團隊負責公司的戰略制定,而馬云這些“長老”級的高管則放手一線,更多把精力放在人才培養、文化傳承等宏觀層面。

              美國《財富》雜志中文版主編周展宏這樣評價阿里合伙人制度,這種依靠集體智慧來對抗“叢林法則”競爭壓力的關鍵在于由“三代人”組成的合伙人團隊——最年輕的做執行;中間一代管戰略;老的什么都不管了,只看人。

              后繼有人的阿里

              2013年,馬云將CEO的職位交給陸兆禧,自己只擔任董事局主席,自此將公司日常管理事務交出,只保留公司的戰略決策權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這一階段,馬云還沒有對阿里完全放手,只是在辦公室待的時間越來越少,更多的時間都在飛機上。

              在雙11、云棲大會這些阿里每年重要的場合上,依然會看到馬云的身影,在日常的站臺之外,馬云還在全球各處奔走拓展阿里的“朋友圈”同時為阿里的后二十年定方向,在2016年他提出eWTP倡議,還有至今仍被業界經常掛在嘴邊的“五新”戰略。

              一邊定方向,一邊在公司內部進行架構和組織上的調整。2015年12月,阿里設立了中臺事業群,讓組織結構從“樹狀”變為更更靈活的“大中臺、小前臺”的網狀組織結構,這種組織結構避免了不同業務對應不同基礎能力的重復建設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個基礎上,2016年之后阿里又開始密集的圍繞“五新”展開多項人事任命和組織架構調整。過去3年,阿里就進行了近20次組織升級,幾乎涉及所有業務線和負責人。而在過去不到一年的時間里,阿里就進行了三次大的調整。

              在阿里,組織結構的升級既是阿里整體戰略思考的反映,也是為推進整體戰略而做的準備。在CEO張勇看來,“未來企業要適應市場的變化,一定是從組織結構的根本上進行自我改革和升級。重構自己,才能帶來業務的重構和市場的重構”。

              張勇曾被馬云評價為“合伙人制度下人材梯隊中的杰出商業領袖”。從早年帶領淘寶全面移動化,到打造天貓、首創雙11,再到近兩年主導入股蘇寧、銀泰、高鑫零售,收購餓了么,打造零售新物種盒馬,和星巴克等眾國際品牌展開多種戰略合作,這眾多阿里帶給零售界的巨大變化,背后都有張勇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從一開始被視做濃濃職業經理人氣質的阿里高管,到如今阿里人口中的“在高速路上換引擎的人”,連馬云后來都說:“說來慚愧,我以前經常說,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CFO做CEO,而逍遙子是CFO出身。”

              此前在阿里內部曾流傳著一個有趣的說法,張勇是“在高速路上換引擎的人,而且把拖拉機換成了波音747”,而這或許就是馬云放心把阿里交給他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在過去一年的接班預備期中,張勇已在多次組織架構調整中,搭建起自己的班底,其中最受外界關注的就是在去年11月的調整中被提拔的85后合伙人——淘寶天貓總裁蔣凡。帶領淘寶完成無線化,是蔣凡加盟阿里后做出的最大功績。

              張勇今年在在清華大學的一次演講中提到,2013年轉型移動互聯網,阿里曾嘗試讓擁有多年淘寶經驗的人去升級平臺,最后效果都不理想。因為這些人即便非常年輕,但過去10年是跟著淘寶成長起來的,有很多基于PC端的傳統思維。

              “最后我決定任用年輕人,一點淘寶經驗都沒有的年輕人,他們天然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成長起來。六年之后,這個人已經是淘寶天貓的總裁了,今年也只有35歲。”張勇說的年輕人就是蔣凡。

              而蔣凡在今年兼任天貓總裁后,做出的最大一個舉措就是重啟聚劃算,加速滲透下沉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有趣的是,由于同為80后,又都有谷歌的工作經歷,如今又都聚焦于下沉市場,外界于是頻繁的將蔣凡與黃崢放在一起去討論,而蔣凡也被視作阿里與拼多多在下沉市場比拼的一張王牌,同時也被視作張勇潛在的接班人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說馬云的故事是淘寶、張勇的故事是天貓,那么蔣凡的故事則可能是下沉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正如王興此前在朋友圈轉發《黃崢的100種偏執》一文時所說:接下來幾年,國內電商之戰將在拼多多的黃崢和淘寶/天貓的蔣凡之間展開,蔣凡能贏的話,就是阿里當之無愧的接班人!如果他有興趣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但不管是張勇還是蔣凡,對于離開馬云的阿里,外界的一個共識都是,阿里是后繼有人的,可能正如馬云所言,如今阿里已經完成了從依靠個人特質變成依靠組織機制、依靠人才文化的企業制度升級,也已經有足夠的自信和能力迎接董事局主席的交接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馬云要逍遙的做馬老師去了,而這幾年帶領阿里一路劈荊斬棘的張勇,也終有一日會把接力棒交出去,但他們在不同時期所帶給這家公司的烙印卻不會抹去,就像馬老師所說的,“阿里從來不只屬于馬云,但馬云會永遠屬于阿里。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【聲明】物流產品網轉載本文目的在于傳遞信息,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或對真實性負責,物流產品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。如發現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聯系小編電話:010-82387008,我們將及時進行處理。

            10秒快速發布需求

            讓物流專家來找您

            操之在我